• “他不会再来了,对吗?”她问。回答她的,是一片苍白的寂静。在经过2743.45个后纪元日后,她终于开始动摇——他不会再来了。

    在第三次基因瘟疫后,人类终无法阻止残疾缺陷的蔓延。所有人,包括那些后纪元原民都无法幸免,一个接一个地沦落为他们所耻笑的,满身残疾的后纪元移民。罗马崩溃了,东京崩溃了,世界新中心正在塌陷,整个人类遍布的银河系开始从内部溃散,片片分崩离析——昔日闪烁的繁星在熄灭,昔日的记忆和文明散失于黑暗宇宙中,冰冷腐败。

    人类已经失去了那只心爱的宠物猫。疾速错落的生命节奏,阴森抽离的殇夭哀曲。

    在最后的灵药跌破在那毫不起眼的隧道尽头的那一刻开始,天平就无可挽回地倾侧倒塌了。那平常的一夜,那一场甚至算不上惨烈的打斗,就这样判决了人类有罪——可笑的是,这只是一场情人间的决斗,在那具业已发臭爬蛆的尸体旁,那墨绿色的液体陈迹早已失效。却仍然无人发现。

    基因残障疾病如影随形,这是一场慢性的、绝后的灾难。层层叠叠的扭曲人声如哀嚎,麻木却刺耳的电声是后纪元漫长白昼无情的烈日,烤焦一切的绝望祈求。

    她是希望烛光熄灭的见证人,她是这最后灾难的间接元凶,她是这场灭绝瘟疫最普通的受害者。两个致命的错失,灭绝了她的爱情希望,灭绝了整个人类的补完计划。变形的电声在断墙残壁中尖啸齐鸣,病态的挽歌坍塌暴晒在末日之路。

    命运轻微一侧身,一切都错失了。

    6万光年外的黑暗宇宙永不可见。曾经辉煌的人类在一点点地死去。恢复听觉的Polly带着绝望转身离开巨大的圆顶铁窗。窗外,长达4.55个后纪元日的狂暴烈日已经蓄势待发。

     

    “Little Lost Soul”——在人类每一个残缺的灵魂里,Third Eye Foundation日以继夜唱着痛不欲生的谢幕曲。

  • “真好,虽然失去了银河系,妳还愿意跟我一起走。”,点上一根烟,望着舷窗外无边的黑暗,他缓缓说到。在他身后,熠熠生辉的银河系星空伤痕累累。黑暗的轨道前方,是更黑暗的无边宇宙——这是一趟焦躁低落的漫长航程,输掉一切之后的狼狈逃亡,丝毫不带一点落魄的浪漫。

    在黑暗和迅速延伸的距离中,所有前事已不可追及,无论是那场缓长得像一个世纪的,让人生厌的疾病;还是那一轮仿佛没有尽头,却几乎毫无作用的谈判;又或者是那次你死我活,在幽暗隧道尽头的惨烈打斗,都没有意义了。对于一个只能在未知黑暗中奔逃的人来说,多么辉煌,多么败落的前尘往事,早已失去了任何应有的价值意义。

    所剩的,只是这昏黄且狭窄的机舱内的一切——可以庆幸的是,还有那么多威士忌——尽管它们廉价,总还可以轻易买醉。

    于是,他又重复了一次:“幸好,还有妳在。”

    而她,站在窗前仰望星空,那划向无边黑暗宇宙、永不能回头的一点寒星,早已遥不可见。

     

    Matt Elliott主理的Third Eye Foundation,正如Matt Elliott自己的本名作品一样,将颓败失落把玩得炉火纯青,晶莹剔透。所不同的只是TEF会沿着一个更节奏化的轨迹下坠,而非Matt Elliott自己那种毫无章法的自由落体。于1998年发表的“You Guys Kill Me”,已经褪去了“Ghost”那散发着死亡气息、极度张扬的吉他噪音墙;取而代之的是招牌的病态变奏弦乐,应和着结构松散的Drum’n’Bass节奏。TEF的固有音乐形式在这张专辑中逐渐成型。

    如果想要好好将伤感玩弄一把,这会是你很好的选择——“You Guys Kill Me”(by Third Eye Foundation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