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冰冷的海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10-01-04

    我昨晚有提及Terje Rypdal的“Double Concerto/5th Symphony”吗?那张静默而冰冷的封面,那些静默而温热的音符,很多年没有再听过了。

    这个寒冷的城,就像一个冰冷的海。

    一天的风雪,留下一个冰冷、湿滑和白雪皑皑的夜晚。偏偏我要在这样的夜晚走很多的路——渗入五脏六腑的森森寒意,黑暗和寂静——那是从未有过的人生经历。

    当与妻坐在车内看着起风的路、扬起的白雪和瑟瑟的路人,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安稳:多少次,大小难关的最后,都是这双紧握的手。这次,在漫天风雪的冰寒里一丝暖意,微热而恒远。

    若人生如海,爱是这冰冷海洋里的一点温度,一股暖流。

    Terje Rypdal这位其貌不扬的中年大叔,是位了不起的吉他手和音乐家。在当代爵士和当代古典方面都有着宗师级的地位。但是于我,他的杰出却在于他手上那把可以驰骋于交响乐之上的吉他——挪威冰冷海洋中微热的暖流。

    02年的“Lux Aetterna”,拉丁文“永恒之光”之意,内里作品却非我的Terje Rypdal最爱,只有完场的点题之作,那孤清却不寒冷的咏唱,在这深寒和飞絮中,呼吸和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