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拒绝的理由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12-05-17

    我并不太喜欢“The Sea and The Bells”,从很多年第一次听到它开始。因为它过于零碎的旋律,因为它略显散乱的曲风。在抑郁的琴声之中穿插环境声响,在沉寂的弦乐中画满了当代古典的印记。就像一个喋喋不休的人,不断打扰你的哀伤,让你不能尽兴哭一场。但偏偏这张唱片要配上一个无比忧伤的封套设计,近黑的蓝,黯淡的字,晦暗朦胧的配画——打开封套,压抑扑面而来。

    于是在这无以名状的尴尬中,无话可说许多年。

    我想,另一个我不喜欢这张唱片的原因是Rachel's对Michael Nyman的喜爱——简约派中我比较不喜欢的音乐家。Michael Nyman碍于简约主义创作原则,没有将音乐中的情绪完全释放,让人始终觉得他的音乐没有触动人心的深层力量。Rachel's有类似的状态,点到即止的情绪渲染,松散的简约派声响,让人觉得仿佛是一个并不甚称职的说书人,将一个伤感的故事说得清淡寥寡,既不足以让你痛哭一场,也不会让你展颜舒心。

    于是在这样的音乐里,你只能郁郁寡欢,却无处宣泄你的悲伤。

    Rachel's的室内乐式“摇滚”,即便被归入到Post Rock内也是个尴尬。他们没有太多可传承的历史,也缺乏后晋的继承者。而经常充满动力感的弦乐演奏又让他们无法进入“雅乐的殿堂”。在Touch & Go分厂Quarterstick苟延数载,终黯然陨落。

    于是在这样的选择里,慢慢收集、偶然聆听,似乎是彼此相处的最好形式。

    “The Sea and The Bells”是Rachel's作品中创作概念较为统一的专辑了。可惜依然逃不过那些我自以为的硬伤。于是,它常年流连在我的唱片列表内,却甚少被播放。

    于是我想,有时你要的只是一点勇气,有时你缺的只是一点运气,有时你错过且始终介怀的只是该死的,无关重要的那次偶遇。

    其实,我还是爱着Rachel Grimes那凝重伤感的钢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