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真好,虽然失去了银河系,妳还愿意跟我一起走。”,点上一根烟,望着舷窗外无边的黑暗,他缓缓说到。在他身后,熠熠生辉的银河系星空伤痕累累。黑暗的轨道前方,是更黑暗的无边宇宙——这是一趟焦躁低落的漫长航程,输掉一切之后的狼狈逃亡,丝毫不带一点落魄的浪漫。

    在黑暗和迅速延伸的距离中,所有前事已不可追及,无论是那场缓长得像一个世纪的,让人生厌的疾病;还是那一轮仿佛没有尽头,却几乎毫无作用的谈判;又或者是那次你死我活,在幽暗隧道尽头的惨烈打斗,都没有意义了。对于一个只能在未知黑暗中奔逃的人来说,多么辉煌,多么败落的前尘往事,早已失去了任何应有的价值意义。

    所剩的,只是这昏黄且狭窄的机舱内的一切——可以庆幸的是,还有那么多威士忌——尽管它们廉价,总还可以轻易买醉。

    于是,他又重复了一次:“幸好,还有妳在。”

    而她,站在窗前仰望星空,那划向无边黑暗宇宙、永不能回头的一点寒星,早已遥不可见。

     

    Matt Elliott主理的Third Eye Foundation,正如Matt Elliott自己的本名作品一样,将颓败失落把玩得炉火纯青,晶莹剔透。所不同的只是TEF会沿着一个更节奏化的轨迹下坠,而非Matt Elliott自己那种毫无章法的自由落体。于1998年发表的“You Guys Kill Me”,已经褪去了“Ghost”那散发着死亡气息、极度张扬的吉他噪音墙;取而代之的是招牌的病态变奏弦乐,应和着结构松散的Drum’n’Bass节奏。TEF的固有音乐形式在这张专辑中逐渐成型。

    如果想要好好将伤感玩弄一把,这会是你很好的选择——“You Guys Kill Me”(by Third Eye Foundation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