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终于等到临近长假,于是一狠心,拔牙!于是在这人生的第三个十年正式开始的时候,少一牙,并痛。

    从这城到那城,从家里到租房;当今天坐在这个租来的蜗居,Ketil Bjornstad的钢琴传来——这一年的变化竟是如此之大,以致于连回忆中的那些地点都无法印证。

    The Sea、The Sea II、The River,然后再到Seafarer's Song。我始终觉得Ketil在“Seafarer's Song”中才是大成。如果要用水的形态来比喻人生,那“Seafarer's Song”中隐含于丰富演绎下,或汹涌澎湃、或恬静温和的情绪,才是人生必经的喜怒哀乐。你可以喜欢纯粹的音乐,但却无法回绝复杂艰难的人生。有些艰难困苦,就如这牙痛,总是纠缠着挥之不去;而快乐又是短暂而稍瞬即逝。生命其实并不如河流,因为除了最后的死亡,别无方向。我们只是水手——用有限的知识,在生命的茫茫海洋中摸索前进——而所谓的目标,其实只是个人心中的一个希望寄托。

    于是,逐渐没有了期望与目标,只紧紧把着手中的舵,向着下一个生日行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