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说,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。于是生命就从这天开始逝去。

    故意错失新年不记——新年也不过是消亡的一个历程碑而已;置庆生的喜庆不顾——生日也不过是另一个死亡的预告;在归途上想起这十年的流逝,看着灿烂繁华也无法掩盖悲伤的的工业都市,于是想起Throbbing Gristle。

    年少岁月总是珍贵,青葱记忆总会遗失,这城的改头换貌不能记录半点,绚烂盛世不留半分;纷扰盘亘的公路网犹如十九岁少年的迷思,困扰着已经十年后的青春不再。因为害怕过去,而截断了记忆,因为截断了记忆而断绝了未来。

    “自己竟如地下铁一般在无尽的黑暗隧道中机械前行,来路一片漆黑,前路也同样一片漆黑”,今天竟依然,并苍白混乱。

    TG,Dead on Arriv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