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死海文书#1103 未完之结语 - [死海文书]

    2007-07-23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dging76-logs/6995115.html

    从未如此犹豫下笔——但其实我已开始习惯自己的犹疑——在循环中泯灭,如蓝狼所言。

    只是这次循环却让人沮丧——哪怕逃得再远。

    一个半小时的交谈录音,我感觉只有五十多分钟,声音留下了,我却没有兴趣重温。记忆中时间是凝固的冰,遇上热燥的现实便要化水流走。

    与Sin:ned交谈,我要努力把自己从重叠的意象中区分出来。我知道,其实这只是人生轨迹的某种耦合:我们都(曾)如此地爱音乐,如此地面对音乐带来的孤独,如此地用类似的方式宣泄自己的喜爱。——可能,我也是那个在无人沙滩上拣贝壳的小孩。

    或者有更多的话想说,只是话到了嘴边,又觉得其实并没有什么要说的。走过这些年,大家都做过了一些关于音乐的事,也亢奋过,也疲倦过,当音乐不再是梦想与荷尔蒙,而真正变成生命的一部分,却发现自己已经把生命的一部分出卖给了生活。

    那夜,在香港中环那个陌生的咖啡厅,面对从未谋面的陌生自己。遥遥地,有陌生的声音: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卢山烟雨淅江潮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到千般恨不消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得原来无别事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卢山烟雨淅江潮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语by Edging

    (本文第一版将刊于新一期Vitamin)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庐山烟雨浙江潮

    快20了,而当今天被问及20年后自己会是什么样时,却一时茫然。

    我不知道,是不是以后的时光,都会像过去的几年那样,像空白占据着挣扎,挣扎充斥着空白,不让你得到,也不让你失去得痛彻,互相占据着,却只能走向一个谁也不能说的,但却不会有太多改变的将来。

    忽然很想重新来过,不为任何事情,只想若干年后,说起过去和将来时,能够由衷骄傲。生命有一种绝对。

    紫式部曾写过,此生徒涉世,光阴弹指间。

    那么此生唯愿,光阴电石间,能真正地为自己的意志而存在。徒涉世,难道只是去尝这散佚于天地的苍茫意象?如果不能改变这一宿命,我情愿体验真实过后的失败。
    回复sepahope说:
    文章是很久以前写的,转到这儿再贴而已。

    20,还是青春好年华,所以不用想太多沮丧的事情。就像现在30的我,即便偶有悲伤,还是会(要)抱着信心和希望,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。相信我,将来是可以改变的,但是它不会在你可以预见的地方出现;它需要我们努力再努力,然后在已经没有希望的某个时刻出现曙光。

    我始终相信,对大部分人来说,人生是幸运的。而我是其中更幸运的一位。
    2007-08-19 01:14:02
  • 和我做个链接吧。

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jshad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