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如果乡愁是记忆的伤痕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07-05-2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dging76-logs/5541607.html

    旅居英国的德裔作曲家Max Richter,总用他对故土的惦忆来描述他的音乐。在他的作品中,浓厚的欧陆古典韵味里渗满着宿命的悲凉。仿佛深邃的蓝,在无限靠近黑的轨迹中迷失划落,永远无法到达终点。

    “The Blue Notebooks”——笔记本打开,流淌出的是身在异国他邦的忧郁。打字机轻响,Max的钢琴弹奏带出点题作品《The Blue Notebooks》,是清雅的扉页。寡寥絮语,定格了听者的感觉——行驶在深秋的列车,局促于初冬的斗室。

    《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》,仿佛是午夜的惦念,悲怜的弦乐让人想起了《Schindler's List》OST的主旋,欧洲的苦难散落在每一个欧洲游子心中,是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痕。这伤痕,如暗花,在伤痛处黯然绽放,犹未荼败。

    得自简约的伤感,来自Xenakis的沧桑,再用现代电声覆盖,便是《Shadow Journal》。沉郁的低频节奏与清灵的竖琴彻夜私语。声音透过低温传来,仿佛为空间增添了些许热度。但,这个寒夜你又可以和谁对话,守候暖阳?静坐至拂晓,鸦鸣,如黑夜一般颜色。

    《Iconography》、《Vladimir’s blues》、《Arboretum》,电声学扫描,可以描绘的是年月中人和景的印记,述说不清的是记忆中思念故乡的痕迹。

    用钢琴和弦乐回归,孤单的钢琴缠绕着悲凉的提琴,孤单也缠绕着悲凉。是《The Trees》,是他乡冬雨中的树,沉默,唯有沉默可以应对。至《Written on The Sky》音乐远去,似曾相熟的简约音符——平淡,在脚下铺一条长路,就一个人,走下去,穿越这方那方。如再有悲伤和寂寞,Please write on the sky——这深蓝色笔记本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