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缘,愿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07-05-2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dging76-logs/5518826.html

    献花开始,尝试过许多次,一直没有写好过Jack Or Jive。已经多少年了,几乎已经绝望:怕自己是不能把他们写好了。于是连钟爱有加的献花也束之高阁——既然不能言,又何必去记、去想、去空徒遗憾呢?

    “Kismet”——
    缘,在尽了之时,在互道珍重的分离一刻响起,多少年沉积下来的感情如涓涓细流汇聚,心再无法阻挡这缺堤之水,于是一片泽国,无可幸免卷入时间和记忆的漩涡,接受誓言和诚信的拷问。

    友人说Chako的歌声如女鬼。我轻笑并不争辩,因为我知道朋友还年轻,并不知道世间会有如斯不能言的沉痛。其实地狱只在人间,或说只在人心。女鬼只是虚幻,凄厉也只是表象;真正触动的只是等量沉重而不扬于阳华盛世的人生痛楚。

    繁花似锦的尘世,是要到午夜时分,一切沉静落幕的一刻才可让人静心聆听Chako的吟唱。往往不成言辞的歌声,不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,不会是出世脱俗的淡寡;恰是入世太深,用情太深的沉厚凝聚,于是阳性而躁动的我们不可面对,于是我们回避面对——这无法承荷的内敛深情。

    假若,用“Kismet”作结,我想会恰如其分,因为我不知道可以如何承载这样的境地和深情。交予Chako/Jack Or Jive,或是缘,亦是愿——用最钟爱却深沉得无法负担的声音道别。原谅我抽身离开,带走一切。

    尽,Chako声音渐逝,明日日出前收拾心情上路,继续在阳华盛世中沉沦,却不泯灭。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