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谁人为生活而歌 II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09-03-1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dging76-logs/36636961.html

    奔波于两地,忐忑不安地来,依依不舍地归。在那奔行的列车上过一个不真实的夜,然后面对两地那千头万绪的事务。

    我以为自己不会有经历这些拷问生与死的场合,我以为父母都会如常地作息生活;然而其实那些要面对诀别的时刻已经悄然临近,其实父母也已经日渐暮暮老去。这一趟,幸运走过,一家人得享继续安乐,我竟不自觉地默默感恩——感谢那个年轻时自己并不相信的命运。

    谁人为生活而歌?

    那时候为淡然的音乐感动,那时候为年少中的刹那而感动;那时候,是已经不可考的一段文字,在岁月中流逝。

    在记忆之外,有些东西,例如一些地点与建筑,甚至人,仿佛是恒久的存在。很多年之后经过依然如是,只可惜这些不需要担心的与你却关系甚微。轻描淡写的几句,作别,离开。然后感情两清,了无牵挂。

    谁人为生活而歌?Ivan Csudai唱着并不太悲的哀歌。

    也是很多年前,与H君共听这张唱片。那些深沉的歌,我知道那是我日后会喜欢的东西——那个“日后”,或者正是今天。

    中国人的“三十而立”,立在当家——我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感悟亲情,去承担长子的责任。夫妻之间的爱,兄弟之间的爱,父母子女之间的爱,形于表可以有千般变化,感于内却只有一般模样。

    就这样,过了这一关——妈妈如是,爸爸如是,这个家如是,我亦如是。今天,身在两千公里外,仿佛一下子少了许多牵绊,只是心里多了几分重量。

    谁人为生活而歌?只是纠缠于琐碎的文字,已经不是当年那青春的歌。

    只有那该死的生活,却要这样牵扯不清地过着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