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永久错失的短暂死寂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12-05-09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dging76-logs/211655889.html

    “他不会再来了,对吗?”她问。回答她的,是一片苍白的寂静。在经过2743.45个后纪元日后,她终于开始动摇——他不会再来了。

    在第三次基因瘟疫后,人类终无法阻止残疾缺陷的蔓延。所有人,包括那些后纪元原民都无法幸免,一个接一个地沦落为他们所耻笑的,满身残疾的后纪元移民。罗马崩溃了,东京崩溃了,世界新中心正在塌陷,整个人类遍布的银河系开始从内部溃散,片片分崩离析——昔日闪烁的繁星在熄灭,昔日的记忆和文明散失于黑暗宇宙中,冰冷腐败。

    人类已经失去了那只心爱的宠物猫。疾速错落的生命节奏,阴森抽离的殇夭哀曲。

    在最后的灵药跌破在那毫不起眼的隧道尽头的那一刻开始,天平就无可挽回地倾侧倒塌了。那平常的一夜,那一场甚至算不上惨烈的打斗,就这样判决了人类有罪——可笑的是,这只是一场情人间的决斗,在那具业已发臭爬蛆的尸体旁,那墨绿色的液体陈迹早已失效。却仍然无人发现。

    基因残障疾病如影随形,这是一场慢性的、绝后的灾难。层层叠叠的扭曲人声如哀嚎,麻木却刺耳的电声是后纪元漫长白昼无情的烈日,烤焦一切的绝望祈求。

    她是希望烛光熄灭的见证人,她是这最后灾难的间接元凶,她是这场灭绝瘟疫最普通的受害者。两个致命的错失,灭绝了她的爱情希望,灭绝了整个人类的补完计划。变形的电声在断墙残壁中尖啸齐鸣,病态的挽歌坍塌暴晒在末日之路。

    命运轻微一侧身,一切都错失了。

    6万光年外的黑暗宇宙永不可见。曾经辉煌的人类在一点点地死去。恢复听觉的Polly带着绝望转身离开巨大的圆顶铁窗。窗外,长达4.55个后纪元日的狂暴烈日已经蓄势待发。

     

    “Little Lost Soul”——在人类每一个残缺的灵魂里,Third Eye Foundation日以继夜唱着痛不欲生的谢幕曲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