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冬末的海 - [灯下听音]

    2008-02-2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dging76-logs/16039986.html

    其实这里并没有海,连可以称为湖的水体都没有。

    冬末,夜里依然寒冷,跟半月前离开的时候并无二致。即便白天会有和煦的阳光,但此刻走在路上,薄底鞋下依然会透入深深的寒气。后海的冰依然未融,石头敲上去依然声音沉实。于是我们在午夜时分,快乐地砸了两块。

    其实里面并没有海,是他们将北欧的冰冷凝结成了这冬末的海。

    那些经典的招牌模拟式电声,那些雾化的噪音,那些渗着北欧寒意的沉厚声响,曾经让人如此着迷,以至于令我一张一张地收集他们的唱片。终于,他们把这些都凝结成厚重、沉郁、冰冷的海;连那些经典的节奏都收起。一如这个冬末深宵的寒气,穿透心肺。

    午夜时分,忽然很想听Pan Sonic的“Katodivaihe”。唱片躺在家里数月,拿出来听的次数屈指可数——其他唱片又何尝不是。时时收到告诫,不要将工作与生活牵扯到一起;但在离开办公楼的那十数个小时中,在那些属于夜晚的时光里,除了一顿饭,一场觉,工作的抑郁又可以如何排解?

    “Katodivaihe”里有比过往更密集的噪音——未加修饰的直白,肆意游走的张狂;但却有更深的寒意。《Virta 1》里当Hildur Gudnadottir的大提琴响起,《Virta 2》结尾部分不经意的留白,仿佛是与自身强大的声响对抗——强大的噪音束缚于冰层下。

    冬末的海,在依然未融的冰层下,有躁动的水流;而厚重的冰层却依然坚实,哪怕是强烈的撞击,也无从击穿。

    或者,真要等到春天的到来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