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恒稳弛缓的平静,以不被察觉的角度向下倾斜,缓慢却最终无可逆转,堕入悲伤和黑暗。

    这是一首不能记及的末世诗篇,一诀不能吟唱的时代挽歌,一本不能翻阅的音乐编年史。它注定魂归无处,它的名字是这时代的禁语和忌讳,所有版本和格式都将消失殆尽,不再被后世所忆起。

    后启示录时代终只存在于人们的臆想中,以这世代的各样存储格式流传,供人享乐,却非警告。是的,人类文明已经强大到只能通过想象来挑战自己了。人心,这荒芜的人心,这在强大现代文明层层包裹下的荒芜人心——越强大,越荒芜。

    Jhonn Balance
    1962年2月16日-2004年11月13日

    Peter ‘Sleazy’ Christopherson
    1955年2月27日-2010年11月24日

     

    Coil终于灰飞烟灭,从《How To Destroy Angels》到现场版的《An Unearthly Red》。六年间扰攘不清的复刻和再版,终在这个冬天画上句号。

    Balance说“God Told Me To Do It”。浑浊刺耳的声响节奏,以不安的频率律动,强烈却颓败无力——这癫狂异变的时代病态脉搏。

    逝去的,除了Peter 和Coil,还有你我渗着偏执和异见的青春。

  • 从未如此犹豫下笔——但其实我已开始习惯自己的犹疑——在循环中泯灭,如蓝狼所言。

    只是这次循环却让人沮丧——哪怕逃得再远。

    一个半小时的交谈录音,我感觉只有五十多分钟,声音留下了,我却没有兴趣重温。记忆中时间是凝固的冰,遇上热燥的现实便要化水流走。

    与Sin:ned交谈,我要努力把自己从重叠的意象中区分出来。我知道,其实这只是人生轨迹的某种耦合:我们都(曾)如此地爱音乐,如此地面对音乐带来的孤独,如此地用类似的方式宣泄自己的喜爱。——可能,我也是那个在无人沙滩上拣贝壳的小孩。

    或者有更多的话想说,只是话到了嘴边,又觉得其实并没有什么要说的。走过这些年,大家都做过了一些关于音乐的事,也亢奋过,也疲倦过,当音乐不再是梦想与荷尔蒙,而真正变成生命的一部分,却发现自己已经把生命的一部分出卖给了生活。

    那夜,在香港中环那个陌生的咖啡厅,面对从未谋面的陌生自己。遥遥地,有陌生的声音: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卢山烟雨淅江潮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到千般恨不消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得原来无别事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卢山烟雨淅江潮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语by Edging

    (本文第一版将刊于新一期Vitamin)

  • 你说,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。于是生命就从这天开始逝去。

    故意错失新年不记——新年也不过是消亡的一个历程碑而已;置庆生的喜庆不顾——生日也不过是另一个死亡的预告;在归途上想起这十年的流逝,看着灿烂繁华也无法掩盖悲伤的的工业都市,于是想起Throbbing Gristle。

    年少岁月总是珍贵,青葱记忆总会遗失,这城的改头换貌不能记录半点,绚烂盛世不留半分;纷扰盘亘的公路网犹如十九岁少年的迷思,困扰着已经十年后的青春不再。因为害怕过去,而截断了记忆,因为截断了记忆而断绝了未来。

    “自己竟如地下铁一般在无尽的黑暗隧道中机械前行,来路一片漆黑,前路也同样一片漆黑”,今天竟依然,并苍白混乱。

    TG,Dead on Arrival

  • Dark Vinyl…Must Be Musique…Art Decade
    一些已被时间封印的名字。哪怕声音已被冻结于光碟中而得到近乎永恒的生命,但只要在记忆之外,同样也只是工业社会的遗弃物,苟存于方寸的数字空间。

    而记忆犹如一束若即若离的线,其中一头绑着“Must Be Musique”那模糊暗红的封面,另一头绑着“Art Decade”的英文拼写,间或缠绕着Dark Vinyl挥之不去的阴暗情愫;在岁月间若隐若现,扰攘着被机械生活折磨得残缺不全的灵魂。

    “A cross of traditional and synthesized instruments with classical voice and atmospheric influence, sometimes compared to Tuxedomoon, Current 93 or Legendary Pink Dots. German import.”,这是所有我可以找到的,关于“Art Decade”和“Loreen”的文字介绍。在这个硕大的网络世界里面,除却这几十字节的文字,关于“Art Decade”和“Loreen”字母组合的剩余信息就只剩下卖与买——这个步入数字化的工业时代。

    信息过剩得主导了我们的思维,操控了我们的心智,并放逐了回忆,我们早已在这工业迷宫中迷失了自我。沿着记忆寻找的过程,仿佛是对生命的一次洄游。在时间里逆流而上,寻找那些晦暗的记忆碎片,仿佛寄存了灵魂而微光闪烁。或在此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繁星点点的世界

    Art Decade灰暗浑浊的键琴,犹如阴霾的烟云,笼罩着这城,并刺激着我疲惫残缺的灵魂——以提醒我自我仍在。

    Loreen…Loreen……Loreen